首頁 科技資訊 業界

“求生存是我們的主線” 華為HC大會首日信息匯總

【TechWeb】9月23日消息,華為全聯接2020正式開幕,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演講中毫不避諱的表示,華為現在遭遇很大的困難,美國政府持續的打壓,給我們的經營帶來了很大的壓力,求生存是我們的主線。

聯接和計算的融合為社會創造新價值

1

當前,數字經濟早已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引擎“數字經濟的基礎是聯接和計算。”郭平表示,“5G、物聯網是聯接技術;云、AI代表計算技術。算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更加強大而且價格低廉。網絡的價值隨著聯接數的增加而倍增。而聯接的密度乘以計算的精度,就是數字經濟的強度。聯接和計算的融合將改變交通、金融、能源等各行各業,為社會創造出新的價值。”

2

具體來看,聯接是政企數字化的基礎。當前,各行業數字化進入生產系統,對聯接的需求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比如礦山、港口、工廠,都需要更高的帶寬。不同行業的智能制造,要求不同的時延和可靠性,這就要求網絡提供差異化的體驗,同時還要有SLA保障。大數據、人工智能、HPC等多樣化的場景產生了多樣性的計算需求,單一的架構已不能滿足。我們需要多樣性的算力協同來滿足新的需求。云是釋放算力的最佳平臺,是智能世界的數字底座。

華為在關鍵業務領持續投入,在聯接領域,華為提出了智能聯接的理念,打造泛在千兆、確定性體驗和超自動化的網絡,使能政企的智能化升級;在計算領域,華為致力于為客戶提供多樣性算力,采用軟硬件解耦的設計,以適配X86和鯤鵬等不同的處理器;在云服務領域,華為云目前已在全球擁有23個區域,發展了150多萬開發者;在AI領域,華為致力于把AI應用于政企的主業務系統,通過知識驅動和數據驅動打造AI系統的核心競爭力。

華為高管就敏感性問題回答全球媒體提問

在在華為全聯接2020媒體見面會上,華為也就近期受關注的“敏感”問題作出了解答。

1:華為芯片儲備能用多久?

在美國實施禁令期間,華為為了應對打壓開始儲備芯片,郭平表示,包含基站在內的2B業務,華為準備比較充分,對于手機芯片,華為正在積極尋找解決辦法。

2:“清潔5G計劃”對華為有何影響?華為是否考慮撤出澳大利亞?

針對美國前期發布“Clean 5G”計劃給華為帶來的影響問題,華為公司常務董事、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汪濤表示,華為的客戶和運營商會基于事實和理性來做判斷,華為聚焦在提供領先的解決方案。這是當前關注焦點。 

汪濤還表示,澳大利亞市場很小,不是華為特別聚焦的市場,華為公司歷來是把優質資源向優質客戶傾斜,我們用有限資源服務好真正需要我們的客戶,來使能客戶的成功,至于某一個具體市場我們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合適的調整。

3:華為旗艦機會不會用高通芯片?

針對高通正向美國政府申請向華為供應芯片的動作,郭平表示,華為注意到了高通在申請向華為出售芯片,一旦通過,華為很樂意用高通的芯片生產手機。

以下為媒體對話實錄節選:

1、提問:問題一,我們知道在美國實施最新禁令之前,華為已經開始儲備芯片,華為儲備的芯片能夠支撐多久?尤其是用于手機和基站的芯片。問題二,這些儲備芯片用完之后華為有什么進一步計劃應對?

郭平:謝謝你的提問,美國的加大制裁,第三次修改法律制裁確實給我們的生產、運營帶來了很大困難,但是具體到每一個芯片是九月十五日才把儲備入庫,所以具體數據還在評估過程中。

至于“地主”家的“余糧”,對于包含基站在內的2B業務,我們還是比較充分的,華為希望把聯接、計算、人工智能、行業應用結合起來,為客戶創造價值,這方面有巨大的機會,至于手機芯片,因為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支手機的芯片,所以對手機相關儲備為我們還在積極尋找辦法,我們也知道有很多美國公司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

正如今天上午提到的,政府與企業正在推動“數字化”與“智能化”,ICT產業的機會遠遠大于競爭。我也注意到日本媒體提到,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也導致日本企業損失高達一萬億日元,美國半導體協會和國際半導體協會也對美國政府的禁令做法也表示擔憂,這個不僅僅是限制美國之外半導體企業,也對美國企業芯片銷售構成了極大限制。我們也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他們的政策,如果美國政府允許的話我們仍然愿意購買美國公司的產品,我們會繼續堅持“全球化”和“多元化”采購策略,ICT產業互信互利、分工協作模式是最有利于全球的產業發展。

講一個我們自己的故事,1990年代中國交換機100%都是非中國的產品,巴黎統籌委員會對七號信令等技術進行出口限制,我們無法獲取,就從原理開始,最后做出華為數字交換機。我認為全球的開放合作,互通有無是對經濟發展最有利的。

2、提問:最近美國政府不斷宣稱華為、微信等中國企業應用對于美國國家安全造成一些威脅,并采取相關措施,美國此前也實施了“清潔5G計劃”,這個計劃對于華為5G在全球銷售產生什么影響?華為在澳大利亞近期裁減研發經費和裁員消息比較受關注,華為是否考慮撤出澳大利亞?未來有什么情況?

汪濤:“Clean5G計劃”看你怎么定義,我們知道在數字化時代需要一個客觀、理性的規則來推動我們整個經濟繁榮,來增強安全、可靠、互信。作為企業我們希望各國政府能夠依賴于規則和制度確定性來給企業發展指明方向,就5G來說怎么定義5G,它是不是Clean,怎么定義5G是否安全,需要一個理性標準,不是某國政府或者說某一些政治人物就可以定義什么是清潔5G。目前,很多國家和組織已經推出網絡空間治理數據保護和治理相關法律法規和倡議。這中間我們看到“德國電信法安全目錄”、歐盟GDPR、GSMA、3GPP主導的計劃等等,這是基于一個理性、客觀來制定透明規則的治理方式。

我們歡迎多方共同制定統一、基于實施和規則的網絡安全或者是數據保護規則,來共同解決整個社會所面臨的這種數字世界里面一個新的挑戰。這樣有利于各個國家在這種明確的法律法規框架下面來自己選擇技術供應商和促進它整個社會競爭力,而不是單一基于某種特定目的來定義什么是“Clean5G”。

“Clean5G”的影響我們相信我們各個國家、我們的客戶,我們的各個運營商他們會基于事實理性的規則來做出他們明確的選擇。對于我們5G業務我們沒有看到明確的影響,而且從作為全球領先的5G供應商來說,我們更多聚焦在怎么用我們領先技術和解決方案來給我們的客戶以及客戶的客戶創造更大價值,這是今天上午郭總提到利用5G為核心五種不同技術進行有機融合,“5機”融合來共同使能行業數字化,這是我們目前的關鍵點。

你提到第二個問題關于澳大利亞的事情,澳大利亞是很小的市場,不是我們特別聚焦的市場,華為公司歷來是把優質資源向優質客戶傾斜,我們用有限資源服務好真正需要我們的客戶,來使能客戶的成功,至于某一個具體市場我們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合適的調整。

3、提問:在華為等待美國芯片供應商申請許可證的同時,華為自己做什么事情來應對當前情況?華為鴻蒙操作系統以及華為移動服務在今后發展會不會放緩?隨著美國禁令實施華為手機出貨量增長速度會下降,除了之外華為是否考慮與中國其他手機廠商合作推向市場?比如與小米、OPPO、vivo等合作?

張平安: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在限制的情況下如何繼續做好其他方面的創新,這些創新包含未來的各種智能終端形態,我們的研發團隊還要思考,雖然我們在芯片領域會受到一定限制這是其一。

第二,我們看到我們還有7億用戶,我們仍然可以為7億用戶提供很多創新業務與服務。我們希望能夠通過我們的HMS能夠給用戶繼續服務好,我們也希望通過我們的操作系統能夠繼續研發,能夠在下一代操作系統有不同的不一樣的創新。

剛才問到我們會不會減緩我們的腳步,這更堅定我們構建HMS生態的決心。我們認為生態一直是非常開放的,因為我們所做的所有生態數字服務以及生態平臺系統,最終是服務全球用戶。我想我們也會跟所有的智能硬件廠家一起,我們來看看怎么更好得創建一個更好的生態平臺,不要讓開發者在不同平臺上來回切換。我們也會跟他們積極探討,HMS能否跟他們一起進行合作,這些都在探討過程中。

4、提問:今年因為新冠疫情對于全球經濟因為非常大,華為業務也是受到一定影響,國內提出了“國內國外雙循環”策略提振經濟,華為接下來準備采取什么策略?國內國外業務是否會有調整?國外哪些市場比較重要?

郭平:今年的疫情給全球經濟都帶來了非常重大影響,對華為也不例外。我們這次大會的主題“5機協同”,技術是用來用的,用來創造價值,面對大規模疫情,應對疫情和疫情后的生產恢復,應該說ICT相關技術是發揮了一個積極作用。

舉例子來說,在疫情過程中保持暢通的聯接是救災的基礎,在中國在國外很多主要的區域,這個過程中華為和華為的合作伙伴負責支撐很多區域的緊急擴容,使得在疫情期間人們能得到更好的聯接。

同時,疫情過程中它的線上辦公、線上醫療、線上教育都發揮一個積極作用,這里面也是華為與華為伙伴多種技術協同,起到了積極作用。疫情之后恢復生產過程中,ICT技術也在很多領域改變了大家的生活習慣,比如說即使在中國疫情基本過去以后,但是大家線上通過視頻,通過5G視頻,通過線上教育,線上辦公已經變成了常態,我們在疫情期間與海外客戶,我統計了一下,溝通的頻率不僅僅沒有降低反而更多,所以其實聯接是整個數字經濟一個基礎,我們相信經過疫情會進一步鞏固大家對于聯接、對于計算的需求。當然這些技術需要跟各個行業的場景進行深度融合,這也是華為與社會全世界伙伴,面對發展數字經濟一個重要的挑戰,也是一個重大機遇。

5、提問:剛才有記者問到華為在特定市場關于裁員可能性,我想問一下華為在全球的計劃,基于當前情況華為是否采取一些危機應對方式確保能夠生存下去,并應對當前考慮?是否考慮裁員或者是調整?

郭平:華為公司目前人、財和業務發展基本平穩,未來一段時間我們公司的人力資源政策是穩定的,我們會繼續吸納最優秀的人才,解決華為問題的關鍵是“優秀人才” ,把沙子變成芯片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優秀人才,華為在將來會繼續保持業務的平穩和吸納優秀人才,至于具體單個市場會根據需求進行調整。

6、提問:我們看到之前在全聯接大會上有提到過“不投資”等戰略,過去一年在美國打壓下,看到華為無論是用哈勃投資或者是與深圳市建立基金方式,面對打壓會不會考慮將業務通過投資或者是分拆等方式進行剝離,這樣可以繼續保護這些團隊的存在。

郭平:華為的核心業務是聚焦在“聯接”和“計算”,由于受到各種打壓我們建立了我們的哈勃投資,是對供應鏈策略投資,華為畢竟是一家公司,我們不是一個產業鏈,所以會通過投資和華為的技術去幫助產業鏈成熟和穩定。

7、提問:我們注意到高通也在向美國政府申請向華為提供芯片的許可證,華為是否會考慮在華為旗艦智能手機中使用高通的芯片?華為是否有計劃投資芯片制造工廠或者是晶圓廠?

郭平:高通一直是華為重要的合作伙伴,在過去十幾年里面我們一直對高通的芯片有采購。我也注意到高通說他們在向美國政府申請出口許可,如果他們申請到,我們很樂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手機。華為是有很強的芯片設計能力,我們也樂意幫助可信的供應鏈增強他們的芯片制造、裝備、材料的能力,幫助他們也是幫助我們自己。

8、提問:華為在全球構建多少5G網絡?尤其是拉丁美洲有多少?

汪濤:最近幾年我們經??吹?,問華為部署了多少網絡,最近一年來我們已經不太關注這個數字了,因為如果說只是部署10個、50個、100個站,這不叫做部署5G網絡?,F在我們更關注是怎么能夠實現“5G園區覆蓋”,只有實現覆蓋才能真正把5G業務,無論是面向消費者,還是2B領域里面,大家可以使用網絡?,F在全球很多區域是已經走到這一步,實現5G連續覆蓋。今天上午深圳市長就宣布深圳市已經部署46000個5G基站,但是我們在全球很多區域目前基站部署數量還比較小。至于拉美區域我們主要運營商其實他們的5G部署還是處于早期階段,處于少量的5G基站,我們基本上沒有統計在真正5G商業網范圍里面。

郭平補充:5G是一種技術,技術是用來用的,用來創造價值的,所以這次大會主題是“5機”協同,共創行業價值。我們熱烈希望5G和其他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等技術結合和各種場景化應用結合,不管是2B還是2C場景下,都能夠創造價值,創造出華為5G能夠為客戶帶來明顯利益的價值,由這樣的成功實踐來推動5G下一步落地和建設熱潮。我們也熱切希望看到華為用戶能夠獲得比其他對手更明顯的,更好的效益,來體現華為在5G上的領先,體現華為跟其他技術協同做出來的努力,也促進我們這些優質客戶更好的商業成功。

9、提問:應對今年制裁華為是否有可能進行業務調整,并是否有打算把IoT與云業務優先級設置比華為手機業務優先級設置更高?

郭平:“915”剛剛過去幾天,具體影響我們還在評估,華為的業務人力資源政策會保持平穩,我們還會繼續招聘優秀的人才,用優秀人才來解決華為的問題,至于您說到具體業務計劃,我們現在還沒有詳細的計劃分享給你們。謝謝。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福彩开奖2017131 114股票分析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 新疆新11选5中奖介绍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000002上证指数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河南万能快三走势图 什么是权重股 吉林11选五玩法说明 股票杠杆